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一点红牛魔王葡京 > 纪敏佳 >

连环画]纪敏佳曝军旅生活:恋爱打报告防间谍

发布时间:2019-05-10 16:43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纪敏佳坐在休息间的沙发上,笑着跟我们聊“超女纪敏佳被指整容面部僵硬,变脸认不出”的新闻,“哎呀,我肯定是又没续费了,太扯了,这照片上明明是歌手安琪。干脆我明天发个微博说我是范冰冰。”纪敏佳有个习惯,她喜欢在微博上晒关于她自己各种“负面”新闻,几乎每次都点评道:“又没续费了。”2005年,川妹子纪敏佳因“超级女声”获得全国总决赛第五名,迅速走红;3年后,她毅然从军,进入了空政(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政治部文工团),成为一名军旅歌手,完成了一次漂亮转身。眼前的她,一袭长发,妆容精致,女人味十足,跟刚出道时截然不同。她变瘦变美了,而整容的质疑声也随之而来。“谁都有过去,我看到早前画蓝色眼影的照片,我觉得像一场恶梦。每个人都有追求美的权力。我以前也不知道什么是美。只能说,现在我遇到了合适的造型师。”(图/李道忠 黄胜春 文/小七 王诗珊 责编/王诗珊)

  约拍纪敏佳的过程略微有些波折,几乎从夏天跨越到了冬天。今年是黄金超女十年,05届“超女十强”(李宇春、周笔畅、张靓颖、何洁、纪敏佳、黄雅莉、叶一茜、易慧、赵静怡、朱妍)纷纷被各个媒体找了个遍。能约到纪敏佳采访的媒体并不是很多。她确实太忙了。第一次见面沟通后,她爽快地答应了后续拍摄的需求。上午11点,我们到达纪敏佳家,她热情地招呼我们进来。她家门口堆着一堆纸箱子,她不好意思地解释:“千万别拍,有点乱,这都是我双十一瞎买的。哎,该剁手了。”此时,她正在精心准备一顿丰盛的午餐。“这是我一个姐姐从印尼为我人肉带回的龙虾和三文鱼,特别新鲜。龙虾一定要吃海里的,千万不要吃那种沟里长大的,很不干净。”

  作为一个典型的四川人,纪敏佳说她做饭时很喜欢放很多变态辣椒在里面。“韩红姐也喜欢吃辣椒,不亚于我,所以也不会影响到嗓子。其实像我们超女出来的这帮人,所有的都很能吃辣椒,比如说李宇春,她爱吃辣,都是火锅要打包到酒店来吃,原来我一听,哇,比我的瘾还要大。”“这些盘子都是妈妈买的,老人家喜欢这种,可能对于我们来说……不太美。”在做饭的时候,她先让我们和经纪人每人喝了一碗早就炖好的燕窝。对于很多明星来说,大部分都是请保姆阿姨帮着打理家务。而纪敏佳从小性格独立,再加上几年来兵营的锻炼,她已经习惯了如何照顾自己。“我没有请阿姨,是觉得我自己还是能够活得出来。可能是在部队已经习惯了,就自食其力,还有爸妈从小的教育就是要独立,另外我也不太想去使唤别人。”

  1个多小时的功夫,4道菜全部上齐。如果不是亲眼所见,很难想象到台上的那个高音摇滚女王,生活中的纪敏佳还是一个厨艺高手。其实纪敏佳在家做饭的频率并不高,偶尔也会心血来潮尝试几个新菜,“爸妈来的时候我就闲了,爸妈不在的时候就靠自己。前几年我买房子的时候曾想买一套别墅,但是爸妈想的跟我又不一样,他们说你住这个就差不多了。住别墅的话太冷清,还要经常打理。住在这里,他们如果来的话,还可以遛遛狗,但多数时间都是我一个人。”对于父母来说,最大的希望还是女儿赶紧嫁出去。“他们就是说,谁都行,只要是赶快结婚。但是我是不想。不过他们也不会瞎张罗让我去相亲。万一相对了就好了,相错了就麻烦了。”

  谈及感情,纪敏佳坦言,“喜欢一个人,他要能够理解你、爱护你,跟是否有钱没关系,跟你有多少钱也没关系。这个是你们俩的一种默契,如果在一起很好,感觉也很好,就OK了。”纪敏佳的房子大约120平左右。从阳台到书房,房间是那种简单的黑白灰格调,现代简约装修风格,视野非常开阔。客厅里的油画都是她自己创作的。纪敏佳喜欢画画和书法,去年其油画作品《罗生门》在日本获得第八届湖都古都百景艺术大展大奖。她的书画老师是中国国家画院副院长曾来德,也是四川人。

  “这个墙装修的时候没弄好,如果渗水会掉灰。当时我很忙,爸妈监工的,他们也不是很懂。”纪敏佳特意要我们去阳台拍她种的柠檬树。“刚才龙虾汤里的柠檬,就是我种的,就是这颗,做饭有需要的时候,就摘一些。长势还不错。”这几盆植物纪敏佳养了很久,她时常在微博上晒出自己的种树成果。

  纪敏佳的书房里摆放了很多历史、军事、名人传记等物品,在这些书籍当中,纪敏佳最喜欢的还是科幻类书,从小就是科幻迷的她,对于那种脑洞大开的的科幻电影、书籍情有独钟。“在我心中,我觉得没有一部科幻电影能够超越《太空漫游2001》,你知道吗,我有时甚至会把自己想成科幻电影中的那种主角,进入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经常会自己不说话的时候,比如说像《哈利波特》这种。”除了科幻题材外,像《火影忍者》、《南方公园》一类的动漫片,纪敏佳也十分钟爱。她给我们展示了一下自己的勋章。“这是下部队慰问演出满一定次数才能得到的奖赏。”

  2008年,纪敏佳加入空政文工团,完成了人生中的一次华丽转变,而这个消息直到1年后才被媒体爆出。“我觉得进入部队可能是个梦想,从我小时候,我妈就给我准备了六一国际儿童节的礼物,我爸给我准备的是枪,我妈给我准备的是飞机,最后我选择的是飞机。”纪敏佳的外公参加过抗美援朝、越战、剿过匪、保护贺龙,立下过很多战功。“在外公的熏陶下,我妈就觉得,一定要让我以后怎么怎么样,所以我爸以前就送我去部队锻炼,但是是我自己不争气,我自己确实不想去,因为我那时候还很年轻,于是就错过这样的机会。但是命运就是这样,你再怎么转它还是得转回来。”

  谈到自己的外公,纪敏佳有点感伤。“前段时间外公去世了,没赶上看到阅兵,挺遗憾的。我外公特别有才,像这种文学方面的,我在那练字,我从来不知道外公会写字。我就在那写,因为我老师也算是名师,他说你写的什么,我以前有把他接到北京来玩,然后他说你看我给你写几笔,哗哗写了几笔,我突然觉得外公深藏不露。”纪敏佳从小到大,外公跟她说的话就特别的正,“他跟我说你要做一个人民爱戴的歌唱家,一般别人的外公都会问小孩子你要吃什么,外公去给你买这些,我外公说话就是,‘你最近那个工作还顺利吧。’团里有没有好好的,就是什么慰问部队呀什么什么怎么样,他非常懂这些方面。但是我以前不理解外公,后来慢慢的就理解到他了。”

  纪敏佳拿起相册,跟我们分享她成为军人后的见闻。在刚进入兵营的第一年,纪敏佳就曾做了一件很囧的事情。“我当时去部队什么都不懂,有一次要去下部队,所有的人都在外面等,我不知道他们在等什么,就先上车了并坐在平时我坐车时喜欢的那个位置。然后发现其他人就在那笑。后来我们的政委来了,我才发现有些不对劲。政委给我发了个短信,他说,‘佳佳你起来一下,我们换个位置。’我说为什么?他说,‘你坐的是我的位置。’我终于知道他们为什么都在笑了。然后我一下站起来,‘政委,我跟你换个位置。’他说“为什么要跟你换位置?’‘我说“我要坐那’,哈哈。”

  在部队的日子里,每到年终岁尾,纪敏佳都会随同部队到各个军营去拜年,一部部影集里记录了她这些年来去过的地方。用她的话说就是“哪里艰苦去哪里,战士们回不了家过年,我们就去陪着他们,陪他们唠唠家常送温暖,最长的一次慰问活动要走上半个多月。”每年下部队的演出至少要有两三百场,有时候一天就赶几个场,“有时候我们就给两个人,或者一个人演出,因为他们在的地方特别艰苦,像雷达站、高山上,见不到人的那种地方。要么就是一个人,一只狗。有时候他们一见到我们就开始哭。”部队的7年多生活里,纪敏佳收获了很多感动,“比如说看着那些小女孩,她们弄的就跟男生似的,因为毕竟部队里面有特种兵嘛,他们开起玩笑来,要打起来都是拿板凳敲的。男生打女生要拿板凳敲,女生都已经被磨炼成那种铿锵玫瑰,身上该有的一些温柔、柔弱、娇气都不见了,一个比一个厉害。”

  在客厅里,纪敏佳拿出文房四宝,即兴泼墨。她的书法主要靠的是自学,她说,最重要的是勤加练习。平时,纪敏佳经常会看一些军事方面的新闻报道,她说,自己还要上课参加考试。“就像这种----《信息战基础理论与技术》、《世界空战发展史》军事人才学、军事战略、空军军队军官基础知识等等。虽然说听起来很庞大,但是其实这些也挺有意思的。虽然讲起来就是让别人觉得,你不就唱个歌吗,怎么还要去了解这些。但是我觉得这些东西都非常有意思,你要知道我们现在空军在做什么,我们国家在做什么,要有这些意识去了解。”

  除了关注军事方面,纪敏佳还学会了装卸,掷手雷,跳伞,“其实跳伞很安全的,最大的勇气就是你跳下来的那一瞬间,我原来在女子特种兵部队去训练过跳伞,包括跟她们同吃同住训练她们所训练的东西。这个也是一种生活,去体会这种生活,部队里面的女孩都是这样,一个个都像男生一样。”我们笑着问她,进入空政,平时坐飞机会不会有什么优惠。“没有,真没有。平时坐飞机还是该花钱得花钱。就是下部队演出的时候可以坐专机。”在随部队的一次慰问演出中,让纪敏佳记忆尤深。“我们坐的专机,好像就迟到了一点,飞机起飞后飞的不是很稳,就吭吭地好像要掉了似的。我旁边的一个女生,就抓起她旁边男生的手,当时大家都被吓到了。外面的天都变红了,而且就是下面都是沙漠,大风把飞机吹的左一下、右一下,上一下、下一下。”

  书写完毕后,纪敏佳拿出自己的印章认真的盖了上去。她临摹的是何绍基的字,行草。早在2012年,在一次大型爱心公益捐赠活动上,纪敏佳就曾将收藏多年的由她亲自创作完成的一幅书法作品交由主办方拍卖,拍得的13万元善款全部捐赠于爱心事业。“我记得当时我把这个消息告诉外公,他非常开心。”

  除了客厅的钢琴外,纪敏佳在卧室也放了一个电子琴。闲暇的时候,她连上电脑,在家里做一些歌曲小样。“我自己在家时,也经常会学着自己写歌、录音,我觉得这是一个不断磨合的过程。但录制歌曲还是要去专业录音室,这里隔音不如那里。”纪敏佳有时候也要回到部队大院居住。对于军人来说,单位有需求,就立马回去。“什么都要打报告。不能出国,除非是单位安排的文化演出交流。跟着空军出访外国。连谈恋爱都要打报告,如果要结婚的话,要经过政审,接着打报告。这个人是不是真的能够接触,会不会间谍、奸细,或者怎么样,因为间谍跟奸细就充满在我们身边很多,只是你不知道而已。所以要提高警惕。包括手机、网络,我们都会非常的注意。”

  虽然纪敏佳偶尔也感慨会怀念外面的世界,但进入空政之后,她接触的是之前完全不同的世界,也开阔了视野。“我跟着团里去过澳大利亚,新西兰,斐济等等。我去了很多地方,比我自己没有在部队的时候去的国家还多。一般见的都是国家元首,比如国王跟总统之类。当时心情非常澎湃。比如说英国皇家空军上将,他也特别喜欢我的歌,我还送了我的专辑给对方。”纪敏佳最想去的地方是南极,可惜由于身份问题,至今还未成行。“南极是一个非常神秘的地方。我们出国需要对方的文化部发邀请函,特别麻烦,算了,以后再去吧。但是我希望,在我身强力壮的时候,在我还有体力、精力的时候,真的想去看一下。”

  出门前,纪敏佳到衣橱里挑选外套,她自己比较偏爱黑色系列,最终她挑选了黑色的外套。比起早前,纪敏佳看上去胖了一些。她倒也不在意。“我现在没有减肥了。以前我是为别人而活,现在过了那么多年,我现在为自己而活。我不会为了要减掉我身上的一块肉,就不去吃或者怎么去戒这些东西,我觉得没啥意思,因为我追求的东西不一样了。如果你还执着于你的肉身,或者是执着于你的身体的话,那你精神上一定会很薄弱的。”虽然自己不能随意出国,但仍然有演出商不知道,会邀请纪敏佳参加一些活动,这个时候纪敏佳都会推荐自己的好姐妹。比如,前阵子她就把一个去南非的活动转给了易慧。

  同为特招入伍,纪敏佳现为副团级,韩红为副师级。无论在演艺圈还是空政,韩红是“大姐大”。纪敏佳一直很感谢她的力挺。“韩红以前在二炮,后来才到空军的。我是比她先到空军,然后她才到。我挺感激她,她非常的耿直,观察别人的心思也观察得特别仔细,会从各个方面帮助我。她给我写过歌,对我评价也挺高。闲暇的时候,她喜欢呼朋唤友,走,斗地主去,或者走,吃个烤串。等等。”现如今网上有些人戾气很重,对国家各种现状表现出不满。对此,身为军人的纪敏佳表示:“什么声音都会有。但是有什么声音也不能阻止国家的向前发展。”

  到达化妆间,纪敏佳先化妆,为拍摄大片做准备。在化妆间里,一只大金毛狗引起了纪敏佳的注意,纪敏佳说,自己以前不喜欢养狗,后来踏入娱乐圈后,她发现狗特别温暖她,还曾养过一段时间牧羊犬。如今10年过去了,如今仍有不少歌迷愿意以超女这个标签来标榜纪敏佳,在她看来这个并不重要,自己就是从超女出来的。“超女给了我很大的平台,让大家认识我。从超女刚出来的那段时期,我的经历比较坎坷,甚至精神上出现了一些困惑。经济上还好,没有窘迫过,这个算是我运气比较好。”

  纪敏佳在微博里曾经有写道,“化妆,曾经我不知道什么是美,后来别人告诉了我,我以为那是美,sorry,让大家受惊了。”聊到化妆,纪敏佳说,她发觉自己是比较超脱的那种人,“我以前会追求就是说美呀,去打扮,要穿很好看的衣服,然后出门吹个头要吹半年,化个妆要化半天,去弄这些。但现在我基本上平时都不化妆的,追求的东西不一样,心里想的不一样。如果有朋友打个玻尿酸或者打什么,都没关系,只要是说你能够弄得漂亮,或者是说你自己心里能够过得去这个坎儿,那也OK。也不是说我要坚持纯天然,我觉得我老了,如果有一天我觉得我的眼睛有点塌,那我也可以弄一下,那我要去弄你不能说不让我去弄啊。”

  说到造型,纪敏佳总是能在舞台上展示出她百变的一面,或为狂野的电音朋克范儿,或为长发飘飘、清纯的玉女范儿,就像她说的那样,“好的化妆师真能让人惊喜,瘦只是一方面,造型、拍摄角度、感觉综合起来才是王道。”

  一袭黑衣、皮裤、黑靴,在废弃的铁轨上,纪敏佳展现了她独有的摇滚女王范。在外景拍摄中,我们看到了她冷酷、唯美,随性、和顽皮的一面。

  真正进入部队以后,与纪敏佳想象中的军旅生活存在很多不同,“其实作为外界来说,对军旅的歌手还是有一种很神秘的感觉,我进部队也是想的可能是这个感觉,但是我要活出自己,我有自己的风格。我们也唱就是说为空军做的音乐,但是也要唱出我们年轻一代风格的歌曲。有我们新鲜的血液来做这个东西,可能跟以前老一辈的可能又不一样了。因为有个时代感在这儿,我们现在已经是和平年代了,做出来的东西跟世界观又不一样了。”纪敏佳说,如果下部队的话,自己还是会选择唱一些流行的歌曲,“我为空军做的歌曲都是电子的,空军的歌曲可以很帅,非常酷。大多是我自己作词、作曲还有编曲。”

  2014年,纪敏佳曾在天津卫视的《国色天香》节目中反串,以一身神似林青霞饰演的经典武侠角色“六指琴魔”扮相,技惊全场。在节目中,纪敏佳将反串京剧花脸演唱京剧版《沧海一声笑》,用戏曲改编歌曲的方式,展现戏曲疯狂时尚的一面。今年11月,纪敏佳应邀录制中央电视台《开门大吉》节目,饰演东方不败,再次向林青霞版东方不败经典形象致敬。“这两次都是节目组的安排,第一次上节目后觉得很好,就是吸取加电声这种元素,后来一不小心就演了东方不败,感觉自己被冠上了东方不败的名字。”

  对于林青霞版的东方不败,纪敏佳坦言“那个太经典了,太帅了,早已经深入人心了。” 随着音乐响起,台上的纪敏佳完全进入状态,一颦一笑颇有几分当年林青霞当年的影子。就像她在微博上写的那样,“天下英雄出我辈,一入江湖岁月催,皇图霸业谈笑中,不胜人生一场醉。”纪敏佳说,其实自己对国内的一些真人秀节目也很喜欢,“我自己对旅游类的真人秀节目比较感兴趣,比如说像野外求生这种。我喜欢那样的东西,如果我不在部队的话,我有几个地方想去,比如说秘鲁、冰岛、南极。”

  纪敏佳一边开车,一边与记者聊起了音乐。今年10月,纪敏佳发行了单曲《战狼》,这是一首表现新一代革命军人“有灵魂、有本事、有血性、有品德”的军旅歌曲。“我觉得以后会把曲风趋向于创客,发明家,往这方面走多一些。因为我觉得艺术是相通的,我不单是可以去唱,把这些歌唱好了,自己还可以去做一点事情,怎么样让自己的人生更有意义一点,应该跟这些技术的专业人员,跟他们多沟通了解,把自己的一些艺术想法告诉他们。”

  在刚出道的几年中,纪敏佳在一次演出中,曾遭遇过霸道演出商。“我在超女中属于商演很多,比较能赚钱的。有次演出商让我们加场,就说你只要去一下就行了,不要求你怎么样。但天娱他们是个非常正规的公司,如果经纪人让我去了的话,经纪人回去是没办法工作的。当时一个演出商抓着我的经纪人的领子,他说,我给你红包你不要,当时就把钱塞给他,你敬酒不吃吃罚酒,就是让佳佳到门口下面去照张相而已,还要揍他。我当时特别佩服我的经纪人,他真的是严刑拷打都不会那个的,绝不会动摇,不会因为一点钱。”但对方人很多,最终这个事情虽然解决了,但还是去照了相。“没办法,真的,毕竟还是要注意安全。”

  后来到日本发展期间,纪敏佳发了几张专辑,圆了自己的一个梦想。“因为我喜欢科幻的动漫的东西,所以我跟大师合作了音乐,像格莱美的音乐人也合作过,就是《壮志凌云》的那个音乐人,他也给我写了两首歌,我觉得已经很满足了。”那时,纪敏佳还未与天娱解约,就在这时正好碰到空政文工团招人,一个朋友给她发了信息,“我说怎么去啊,有人介绍吗?朋友说,你自己去排队,介绍什么,就像你当初超女海选一样,所以现在回想起来,我觉得这个也是不错的人生经历。”

  那一年,纪敏佳才20多岁,“部队的海选与超女完全不一样,超女海选是你会炫,你会怎么怎么玩就OK了。而这里要考乐理、声乐,我有10年的美声功底,正好派上了用场,乐理也没什么问题,再加上我也有一些军人的情结在里面。我当时想,从一个环境跳入另一个环境,去感受一下不一样的人生是什么样的感觉也蛮不错的。”

  在今年第26届“中国科幻银河奖”颁奖典礼上,纪敏佳出现在现场,这部由刘慈欣创作的科幻题材小说推出后,纪敏佳便专门为其创作了一首歌。现场,根据题材改编的同名电影中的主演张静初也赶了过来,两人寒暄了一番。

  有一次,纪敏佳曾碰到过讨厌她的人,“我知道他很讨厌我,然后我跟他在一起做节目的时候就会去,但是都没报出来。后来我们参加节目的时候,他也看到我的一些改变,就是跟我聊天的时候看到我一些进步,他也会说,我以前很讨厌你,但是呢,现在我觉得你不是我所了解的那样。包括以前看什么爆炸头,还有就是在说台上唱的那些歌什么的,就是说在音乐上,他到最后觉得他还是挺佩服我的。”怕记者猜疑,纪敏佳笑称,她不是超女时的小伙伴,而是一个音乐人。

  谈及现在音乐市场的低迷,纪敏佳表示:“在世道不好的时候,音乐人首先就是应该沉得下来,拿得出去。这世道不好的时候,就要静下心来打打坐,想一下,就是说我为出这个专辑,只是为了出专辑,让我养家糊口吗,还是说我真的是爱音乐我去做这个事情,做我喜欢的事,不会考虑市场去做,真正的音乐是不会考虑市场,是考虑自己的感受。因为别人听的是你的东西,而不是说那个。真正的艺术家是不会去考虑市场的。当然,我现在创作歌曲可以任性,我有任性的资本,但是我如果没有任性的资本的话,我还是会向这个市场低头,因为我也需要低头。”

  网易娱乐11月24日报道(图/李道忠 黄胜春 文/小七 王诗珊 责编/王诗珊)纪敏佳坐在休息间的沙发上,笑着跟我们聊“超女纪敏佳被指整容面部僵硬,变脸认不出”的新闻,“哎呀,我肯定是又没续费了,太扯了,这照片上明明是歌手安琪。干脆我明天发个微博说我是范冰冰。”纪敏佳有个习惯,她喜欢在微博上晒关于她自己各种“负面”新闻,几乎每次都点评道:“又没续费了。”2005年,川妹子纪敏佳因“超级女声”获得全国总决赛第五名,迅速走红;3年后,她毅然从军,进入了空政(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政治部文工团),成为一名军旅歌手,完成了一次漂亮转身。眼前的她,一袭长发,妆容精致,女人味十足,跟刚出道时截然不同。她变瘦变美了,而整容的质疑声也随之而来。“谁都有过去,我看到早前画蓝色眼影的照片,我觉得像一场恶梦。每个人都有追求美的权力。我以前也不知道什么是美。只能说,现在我遇到了合适的造型师。”

  成为军人后,纪敏佳的生活变了很多。“什么都要打报告。不能出国,除非是单位安排的文化演出交流。跟着空军出访外国。连谈恋爱都要打报告,如果要结婚的话,要经过政审,接着打报告。这个人是不是真的能够接触,会不会间谍、奸细,或者怎么样,因为间谍跟奸细就在我们身边,很多,只是你不知道而已。所以要提高警惕。包括手机、网络,我们都会非常的注意。”

http://comtechu.com/jiminjia/312.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